百老汇888新线路

首页 > 百老汇官网下载 > 九五至尊v·王剑、陈文钦:资产负债管理框架研究

九五至尊v·王剑、陈文钦:资产负债管理框架研究

作者:匿名 热度:4803 时间:2020-01-09 14:35:51

九五至尊v·王剑、陈文钦:资产负债管理框架研究

九五至尊v,作者|王剑 陈文钦‘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文章|《中国金融》2018年第13期

2018年3月,随着原保监会下发了《保险资产负债管理监管规则(1-5号)》,资产负债管理再次映入大家眼帘。

  什么是资产负债管理

资产负债管理逃脱不出资产负债表管理这个广义范围。即资产负债管理是对一家金融机构表内外资产负债的“动态”管理。在管理的过程中,需对“资产”“负债”及“所有者权益”在内的所有科目进行系统化的计划筹措,并在策略执行过程中持续跟踪调整,从而平衡金融机构自身的盈利性、流动性和安全性目标。而这一规划实施的载体就是现金流,即通过资金的定价与摆放,最终影响公司的利润分配和实际收益。

因此,资产负债管理涵盖了企业管理范畴内财务管理、战略管理及风险管理等多项职能。如果说资产负债表是企业经营活动在某个时点的静态体现,那么资产负债管理则注重“动态”过程,关注的不仅是当下,还有未来。

资产负债管理管什么

资产负债管理伴随着世界金融自由化进程茁壮成长,其职能从传统财务管理延伸到风险管理,再拓展至战略管理,像血液般一步步贯穿金融机构的核心管理中。

财务管理。资产负债管理脱胎于财务管理,金融机构一般会根据经营计划和财务目标要求制订资产与负债的配置计划。其中包括公司各业务线的资金分配(资产端)、负债筹措(负债端)、资本结构规划和监管指标控制(资本端)等,这些都隶属于传统财务管理的职能范畴。

在资产端,资产负债管理偏重于跟踪和引导各业务线提高资金效率和提升资产收益。资产端的管理原则以“控制”为主。资产负债管理部门需实时跟踪各业务单元的发展情况,及时调整资金头寸的价格与数量,以此来引导或纠正业务单位的资产布局。为此,可引入内部资金转移定价(FTP)工具来引导各业务部门制定合理的资产规模、价格与结构。

在负债端,资产负债管理的核心则放在了负债筹划与资本结构管控中。资产负债管理需要通过设定合理的杠杆倍数,在资本风险限额可控的范围内,积极布局并实施公司的融资计划,合理并及时地融入长期稳定资金。为此,资产负债管理通常还需加入信用评级管理、融资工具管理和同业渠道维护等多项职能。 

权益端涵盖了资本结构规划与资本指标监控两大项。在传统的财务管理中,资本结构理论证明了在风险成本可控的基础上,金融机构应尽量加大财务杠杆来实现机构价值最大化。但血淋淋的教训告诉我们,金融危机史就是一部杠杆泡沫破裂史,吸取教训的监管层严格控制金融机构的财务杠杆水平,除了设立了财务杠杆倍数限额外,还引入了资本充足率等监管指标,要求金融机构以股东利益为赌注,建立起一道堤坝来抵御损失。金融机构的无序扩张得到抑制。但由此也为资产负债管理研究降本增效和资本补充带来了契机。

风险管理。在主动负债与财务杠杆水平不断推升的环境下,金融机构的资产与负债联动频率显著增多,资产负债管理中的流动性风险日益凸显,如何规避流动性风险被金融机构提上了议程。

随着金融机构主动负债和支付结算的发展,部分金融机构开始出现无法以合理成本及时获得充足资金的情况,流动性风险就此产生。为此,资产负债管理部门进行了多种尝试来控制风险,包括引入了最短生存期概念、建立流动性限额与压力测试模型、打造分层管理的优质流动性资产标准等。监管层也开始着力制定了一系列流动性指标,如流动性覆盖率(LCR)和净稳定资金比率(NFSR)等。

紧随其后,利率风险出现。利率风险一般由重定价风险、收益率曲线风险、基差风险和期权风险四部分组成。基于目前的国情,国内的大部分金融机构主要受重定价风险和基差风险的困扰。重定价风险是由资产和负债期限不同造成的,而基差风险是由资产和负债的定价基准不同造成的。本质上说,利率风险将导致资产与负债的利差缩小,致使金融机构的收益减少甚至亏损破产。

利率风险是市场风险,市场风险无法完全规避,只能控制或转移风险。在控制上,搭建利率敏感性或久期敏感性缺口模型,测算出风险限额后,通过流动性储备池运作或资产负债期限与定价结构调整来主动规避风险。在转移上,可通过IRS等利率衍生品对冲工具或FTP分离定价的方式来转移风险。为此,原银监会于2017年末颁布了最新的《银行账簿利率风险管理指引(征求意见稿)》。

与利率风险类似,金融机构拥抱全球化的同时也带来了汇率风险。汇率风险是由于汇率波动导致的金融机构发生损失的风险。其管理逻辑与利率风险类似,通过搭建压力测试模型,量化出风险敞口大小,随后主动调整资产负债结构,启用汇率对冲衍生品均可控制或转移风险。

战略管理。资产负债管理要确保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实现公司短期回报与长期价值的平衡。金融机构经营的本质就是平衡“盈利—安全—流动”三者的关系。如果我们把短期回报简单定义为年度财务目标的话,那么长期价值则往往反映在公司的市值变化中,战略的制定、执行与评价对市值的变化有较强的影响。

在战略制定中,资产负债管理偏重于对外部环境的分析研判,类似于PEST分析。除了拥有定性的宏观经济、政治政策、机构行为、利率汇率趋势等分析框架外,打造机构收入端和风险端的量化分析模型,还可让资产负债管理定量了解机构资产负债组合中的风险与收益归因。在战略执行层面,通过量、价的控制手法,资产负债管理可以有效引导业务。比如,FTP的动态定价调整,可以有效传导管理层的战略意图,而资金头寸的特定摆放也可以贯彻管理层的布局想法。若再配合人力资源层面的平衡计分卡模式,战略意图的强化甚至可以精准到某一个特定员工。在战略评价环节,资产负债管理具有高度的权威性。在大数据时代,资产负债管理部门掌握该机构的第一手经营数据。如果将经营数据与外部环境及同业对标分析,资产负债管理可以及时形成战略调整方案,向管理层提出战略纠正建议。

资本管理:资产负债管理的延伸

介绍到此,似乎资产负债管理的体系已经趋近完整。对于金融这个以经营风险为生的行业而言,上述体系虽然通过资产负债管理中的不同模块解决了各种问题,但始终没有形成一个能将风险与收益标准化的工具。财务管理在分配资本和资金时以收益为考量,弱化了风险的考虑;风险管理则缺乏统一的风险计量标准,难以估算各类风险对利润的可能影响;战略管理则没有一个能符合业务事前、事中、事后控制工具。那是不是有可能构念出某种工具,满足上述所有的要求呢?经济资本可以。通过经济资本计量、经济资本分配和基于风险调整收益的绩效评估模型(RAROC),我们或许找到了答案。

金融机构在面对风险时,一般将风险拆分为预期损失、非预期损失与极端损失三类。其中预期损失通常可以通过历史数据统计得出,相对稳定。因此通常金融机构会将该部分损失通过定价的方式传导给客户,并通过计提准备金的方式来提前吸收部分损失。财政部于2012年下发了《金融企业准备金计提管理办法》,要求金融机构通过计提准备金(又称拨备)的方式来抵御该类风险,而准备金又分为资产减值准备和一般准备。资产减值准备是计入企业成本的,用于弥补已预计大概率发生的资产损失,计提于资产负债表日。一般准备则主要用于应对潜在发生的风险估计(即历史风险损失率-已计提资产损失率的差额),在企业年终后从利润分配中计提。

极端损失则是一种极端情况下的非预期损失,如战争、自然灾害、经济危机这类发生概率低、损失概率极大的风险。这类风险若通过资本来抵御,成本高昂,通常是采用压力测试的方式来预测。而非预期损失根据《巴塞尔协议》可简单归纳为上文提到的信用风险(包含一般准备)、市场风险、操作风险等潜在损失风险,由于这部分风险具有波动性,较难提前预判,所以需要金融机构用资本的形式来抵御。

这类风险的计算通常会有多种方式,早期的巴塞尔协议采用的是标准法,即将各类资产的风险定义个折算标准,如果金融机构持有该类资产,则按照此折算标准计提所需资本,称为风险加权,即风险准备资本。而后续随着计量工具发展和历史数据积累,又出现了内部模型法,该方法基于历史数据及统计模型,通过计算在一定置信度下未来可能发生风险造成的损失额度来要求机构计提不同的风险准备资本规模。

同时,由于不同的资本在实际发生风险时损失吸收能力不同,通常金融机构又会将资本拆分为多个层次。如最新的《巴塞尔协议》规定资本可拆分为核心一级资本、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等。通过将风险加权资产作为分母,资本作为分子,两者相比就形成了资本充足率。监管可通过资本充足率的限定,来控制金融机构的风险资产及资本规模。

经济资本就是金融机构用于覆盖上述非预期损失所需要的资本数量。通过一系列的模型设计,金融机构可以计算出其持有的风险资产所需预备的最低资本数目。从而为其提供了一种统一的风险资本计量标准,解决了其整体风险估算的问题。

此外,当风险可通过加权的方式注入资产后,我们就可以通过不同资产的风险量度来对资产进行合理分配了,这就解决了分配资本和资金时不考虑风险的问题。

而最关键的是,通过对各类资产的风险计量后,绩效考核就可以将风险调整后的收益作为考核要求,可以更直观地反映出各类资产对金融机构的收益贡献。也就说,可以真正实现将风险纳入每一笔业务中计量的目的,最终引导各业务单元平衡收益与风险,提升资金使用效率,最终完成一家金融机构的盈利性、流动性和安全性的平衡问题。■

(责任编辑  纪崴)

 
© Copyright 2018-2019 seasidere.com 百老汇888新线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